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她又软又绵又可口》作者:简图

寂寞又美好 上傳於:2018-09-27  大小:658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她又软又绵又可口》作者:简图

文案:
南大建筑学院,高薪聘请享誉全球的建筑设计大师沈逾来校任教,为期两个月。
沈逾年轻有为,博学多金,最重要是那张让人魂牵梦绕的脸,人未到,全校已沸腾。
课堂上,校主任说:“沈教授,这是成绩突出的学生名单,你选一个当助理吧。”
沈逾瞟了一眼,便推开。
众人翘首以盼中,就见沈教授推了推无框眼镜,伸出手,指向靠前排乖巧的短发女生,“就她吧。”
众:“……”

温柔内敛隐忍克制的宠妹狂魔沈教授VS软软绵绵的小阮妹妹
男女主青梅竹马,没任何血源的兄妹关系。

我陪她走过年少,走过青葱岁月,没有人知道,我更想陪她,走过一生。
——沈逾

当某一天,小阮妹妹被沈哥哥表白,小阮妹妹懵的一批:我拿你当亲哥,你却……

婚后小剧场:
阮绵绵:“哥。”
沈逾:“恩。”
阮绵绵:“哥。”
沈逾:“恩。”
阮绵绵:“哥。”
沈逾狠咬着牙:“别叫我哥,叫老公。”
阮绵绵小脸羞得通红,“老,老,老,公……”
沈逾倾身凑近,眉间微挑,“老?我有那么不经事?”
阮绵绵“唰”的一下,全身红成蛇果。

内容标签: 青梅竹马 甜文
主角:阮绵绵,沈逾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九月,烟雨朦胧的南城。
  南大建筑设计院,座落在南城北,依山傍水,风景秀丽。香樟树整齐排列在水泥路两边,枝叶伸展,搭成一道幽深巨大的屏障。
  半小时前天空一片澄澈,此时已是细雨连绵。阮绵绵小跑进教学楼,肩上落下的雨滴,浸入柔软的棉质衬衫,细腻的皮肤隐隐从微湿的衬衫下透出来,瓷白得像极了橱窗里的洋娃娃。
  摘下背包,背包带把瘦小肩头磨出一条浅粉色的痕迹。樱红的唇瓣微张,有些懊恼自己忘记带伞。
  南城的雨季总是超长待机,像黏稠的粥,产生的持久拉锯战,人都湿乎乎的。
  迈着步子上楼,教室里,目光搜索,找到周茴。
  周茴是她最好的死党,一米七的身高,很瘦,是真的瘦,胸`前无二两肉的瘦,短发,风格很中性,冷不丁一瞧,以为是个清秀男生。
  越过几排课桌,阮绵绵把书包放下,周茴抬眼,见她衣服被打湿,脸上还挂着明显的水珠,“又忘了带伞?”
  阮绵绵揪着小鼻子,重重点了下头。她去校外买画纸,走时忘记带伞,回来不巧又赶上下雨。
  教室里乱哄哄的,好像在议论着什么,周茴从包里拿出纸巾给她:“擦擦吧。”
  她接过纸巾,抽出一张攥在手里,把纸巾黏胶处粘好,递还给周茴,“他们在说什么,好像有什么大新闻。”
  周茴把纸巾塞进包里,驾着二郎腿,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听说咱们校聘请一位国际设计大师来校任教,具体是谁还不清楚,大家在八卦。”
  “咱们院缺大师,国内顶尖的都在这儿。”阮绵绵把纸巾摊开,轻轻拭去脸上的细小雨珠,浓密的睫毛上,细密的水珠点缀,衬得眸光越发水亮。
  “你不好奇?”
  “一小丢丢。”
  周茴嘴角一撇,“指不定又是位刻板固执,枯燥无趣的老学究。”
  阮绵绵偷笑,周茴又道:“上课能让我打起精神的,也就陈老师了。”
  建筑设计院男多女少,帅哥遍布,但导师颜值方面,太不能打,随便叫得上名字的,大多往四字头奔去,不是大叔,就是大爷,着实无趣。
  阮绵绵坐下后,从包里拿出建筑构造设计课本,侧头看去,周茴手边放着风水大师。
  她伸手拿过来,没等翻开,就见同学从外面跑进来,扔出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沈逾,是沈逾啊!”
  沈逾,哈佛建筑学博士,国际顶尖设计大师,之前在建筑界已经小有名气。只不过当他的图纸,在一众顶尖设计大师中脱颖而出,成为多伦多博物馆的总设计师之后,他的名字便成为众多莘莘学子心目中仰望的大神。
  一时间,教室里炸开了锅。
  “什么?沈逾?不是吧?真的吗?”
  “我的天呐,沈逾居然来咱们校任教,我实力拒绝的。”
  “我也拒绝,会耽误我学习的,不要啊啊啊。”有人发出土拨鼠尖叫声。
  “来吧,来吧,让沈大设计师,给我们来点更猛烈的小心心箭。”
  一边喊着不要,一边笑得春心荡漾。一群口嫌体正直的花痴。
  阮绵绵听到沈逾几个字时,神情顿住了,一时没回过神来,热议,喧哗,嘈杂,此起彼伏不绝于耳时,她只觉,心,陡然一顿,然后,扑通扑通的狂跳不止。
  搭在书角上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把页边,折出了痕迹。
  沈逾这个名字,曾是她生命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是一片最暖的温度。
  十岁的阮绵绵,穿着粉嫩嫩裙子,白皙的皮肤圆圆的脸蛋,黑黑的眼明亮清澈,像是会说话的繁星。
  那是她第一次出现在沈家,母亲拉着她的手,给她介绍,绵绵,从今天开始,你有个哥哥,叫沈逾。
  她看着眼前的少年,在十岁的阮绵绵眼里,这个少年很高大,比她高出那么那么多,皮肤很白,穿着白得发光的衬衫,周身都蕴着极强的光晕,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眼底笑意正浓,好像在迎接她的突然到来而温柔。
  幼小的她在心里不禁赞叹,他真好看。
  ***
  南大建筑学院,高薪聘请享誉全球的建筑设计大师沈逾来校任教,为期,两个月。
  一时间,沈逾的名字,成为全校热议焦点。沈逾沈逾年轻有为,博学多金,最重要是那张让人魂牵梦绕的脸,人未到,全校已沸腾。随处走过,便能听到少女们叽叽喳喳,娇羞的热议。
  他来校任教,着实惊天爆炸新闻,大家欢呼的同时,也很纳闷。
  周茴抱怀,“来的可是沈逾,你怎么不见一丁点兴奋?”
  阮绵绵长长的睫毛忽闪了下,嘴角弯弯,“有啊,你没看出来?”
  周茴耸肩,“完全看不出来,再看看那些个疯女人,好像沈逾来了就能成为她们老公似的,简直要疯魔了,一群花痴。”
  “咱校花多大价钱请到他啊,他差这点钱?”以沈逾如今的声誉及身价,学校可出不起,他随便一张图纸,都得七八位数起。
  “可能,学以致用,回来报效祖国。”她没有过多好奇。
  周茴一哼:“你还不如说把他上交国。”
  阮绵绵噗哧一乐,细白的指节把被风吹乱的短发别至耳后,露出小巧的耳朵和白皙的脖颈,颈间一个黑色吊绳,吊着一枚看起来并不贵重的白色玉石吊坠,这么多年,她一直佩戴,从未舍得摘下。
  食堂里,阿姨正挥着打菜的勺子,嘈杂中,依稀听到有人说,欸欸欸,阿姨,手别抖,别抖啊,那块肉,对,就那块。
  然后框档一声,勺子敲着铁盆,系着围裙,戴着厨师帽的阿姨吼了句,少吃点肉,你那脂肪圈已经快要下海了。
  周茴走过去,拍了下男同学的肩膀,“曾小胖,阿姨说的对,你是该减肥了。”⌒思⌒兔⌒網⌒文⌒檔⌒下⌒載⌒與⌒在⌒線⌒閱⌒讀⌒
  曾小胖的同学委屈的努着嘴,默默端着餐盘走向空桌。
  “今天吃什么?”
  突然有人开口,阮绵绵转头,是李然。
  李然是阮绵绵同班同学,又高又帅,白净净的脸上,总是带着浅浅的笑,这是全校女生选出来的校草,唱歌特别好听,他在学校有一大批迷妹,大家私下议论,李然要是出道,绝对C位。
  “糖醋大排。”南大食堂超高人气的单品,名气都传到外校,时常有人过来品尝一番。
  “那我也来一份,我替你排队,你去选其它的。”李然热心道。
  “那怎么好意思,我自己排队吧。”
  “没关系,省时间嘛,你去看看其它的。”
  既然这样,那也好,阮绵绵冲他扬着眉眼笑了下,“谢谢你啊。”
  阮绵绵那张娃娃脸上,还带着一点婴儿肥,笑起来,一双大眼睛弯弯得,嘴角上扬时,两颗小酒窝若隐若现,好看极了。
  李然一时看呆住,回过神来,急忙撇开脸,“你去吧。”
  阮绵绵点了藕丝,米饭,还要了一碗绿豆汤。
  李然替她端着糖醋大排,目光搜索人群,找到周茴的位置,正跟曾小胖坐在一起。
  曾小胖的名字叫曾笑,由于对美食的热爱,从进校时精瘦的身子,三年时间,几乎翻了倍,可见南大的食堂,有多养人。
  阮绵绵和李然也在这边坐下,她看着曾笑餐盘里剩下的肉,有些不解,“怎么不吃肉了?”
  “减肥。”曾笑说。
  “咱校女同学现在统一口径,喊着沈逾不要来,心里美得要死,你咋的,不会也为了他?”周茴玩笑道。
  “我要减肥,我要有一个最佳状态迎接偶像。”曾笑说着,拿出手机,翻出相片递到她们面前。
  三个人凑上去,相片上,沈逾身姿挺拔,依旧是他喜欢的白衫,黑裤,无框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精干且斯文,温润又儒雅。
  阮绵绵的目光盯着照片良久,久到忘记去嚼嘴里的藕丝。
  自己这个多年不见的“哥哥”还是一如既往的优秀,阮绵绵看着照片,心里有惊喜却也未起太大波澜。
  末了,放下筷子,目光落在安静的手机上,指尖微微轻点了下,锁屏图片是他们当年一起领养的名叫初六的肥猫。
  阮绵绵咬了咬嘴唇,初六长大了,沈逾也回来了
  ***
  清晨,南城雨林路最深的闹中取静地界,幽深的庭院,四层欧式别墅的二楼。
  干净的纯白床褥上,高大的身形微动,漆黑的眼蓦地睁开,利落起身,颀长的身形矗立在窗前。
  抬手,唰的一下拉开厚重的落地窗帘,霎时,晨光直射进来,洒在男人好看又有些清冷的眉眼之上,光晕散开,铺陈在整洁独居男士的卧室内。
  沈逾转身,进了洗手间。
  水流哗哗作响,冲刷着地面,高大结实的身形,被水气笼罩。
  很快,洗手间门被推开,颀长的身形下围着干净的纯白浴巾,浴巾别在腰间,露出完美的人鱼线。
  短发随意散乱的打在额间,水滴顺着垂下的发丝滴落,滚落在那张让人魂牵梦绕的脸上。
  沈逾弯腰,从床头柜上拿过手机,回了几条昨晚收到的时差信息。
  找相应的图片时,无意间,目光停留在一张的相片上。
  十七岁的女孩儿,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青春的气息,永远充满了活力与朝气。明亮的笑眼,像极了天边的月,一对小酒窝,若隐若现。
  那么柔,那么软,那么绵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