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你是女王,我是特工》作者:凭依慰我

更新:2016-06-22  大小:520k   類別:百合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本文由思兔阅读提供下载,更多好书请访问http://book.sto.cc/

第一章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春日的清晨,阳光洒满某个座落在江南的古镇,小镇古朴的气息,人们不紧不慢地悠闲生活,那贯穿全城的小河映着一座座古色古香的房屋。
  “暄,我今天不用上班哦,带小璇玑出去走走吧。”
  某个带着古朴气息的房屋里,一个年轻的男子看着坐在床边逗弄着女儿的妻子,脸上满是幸福的笑。
  看到自己的女儿在自己的逗弄下嘻笑出声,女子更加兴奋地和女儿玩闹着,完全无视丈夫的话。
  男子微微地摇了摇头,传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可是自家女儿才刚出生没多久就把妻子的大部分注意力从自己这里抢走了。
  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
  我看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敌吧。
  男子有些吃味地想着。
  “叮咚。。。”二十一世纪,再古朴的房屋都可以装上门铃。
  “我去看看。”
  男子从坐着的竹藤椅上站起来,走向门外,而女子则是很不以为意地抱着女儿轻摇着。
  打开门,门口站着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还戴着墨镜。男子看着那个陌生人,仔细想着之前有没有见过面,却没有丝毫印象。
  他和自己的妻子在这个小镇认识的人不多,如果认识,一定会记得。
  “你是。。。”刚想开口询问,男子忽然住嘴没有再说话。
  陌生人拿着把手枪正指着他。
  “澹台夜风。”
  “你是谁?”男子警惕地看着那个陌生人,在陌生人的逼近下一步步地往屋里退着,想起还在卧室里的妻子和爱女一阵焦急。
  “杀你的人。”
  男子不可置信地看着陌生人,还没来得及叫出声来,倒地而亡。
  嘴角露出笑容,陌生人看了看手里的手枪。
  这次的任务不错,赏金高,客户提供的手枪还是装了消音器的好手枪。
  此时,卧室里的女子有些奇怪丈夫怎么还没有回来,担心地把女儿放到床上,转身想走出卧室看看丈夫在干嘛,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女儿很贪玩地从床上爬到床下又爬进了床底。
  “你是。。。风!”出了卧室看到陌生人的女子正想询问,看到陌生人的女子正想询问,看到倒地而亡的丈夫,急急地就想跑过去,却在快要靠近的时候挨了一枪,倒在了地上。
  被一枪打中致命要害的女子伸手握住不远处丈夫的手,脑海里只剩下对女儿的担忧,没有合上眼睛便死去。
  陌生人收起手枪,扫了房屋一眼,确定没有其他人,离开。
  多么简单的任务。
  而卧室的床底下,有个女婴咬着大拇指酣然而眠
  。。。。。。
  “死者有两名,男性死者为董夜风,现年27岁,几年前搬到了这个镇上,在一家小公司里当小职员,平时没有任何不良嗜好,也没有和任何人结仇。女性死者为陈玉暄,现年26岁,几年前和董夜风一起搬到这个镇上,没有工作,是一名普通的家庭主妇,一般情况下都是呆在家里做家务。”
  付云焯站在一边看着命案现场,听着下属的汇报,敏[gǎn]地感觉董夜风和陈玉暄的身份并没有那么简单。
  两个人都是一枪毙命,如此熟练的手法,明显就是使枪的老手所为。
  一个小职员,一个家庭主妇,从不与人结仇,会被使枪的老手杀害?
  她不相信。
  付云焯,小镇公安局刑警大队队长,一个小时前一个送牛奶的报警说发现两具尸体,她就急急带人过来查看,可是看了很久却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让下属先行离开,付云焯进了卧室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可以证明董夜风和陈玉暄其他身份的东西。
  “哒。。。”忽然发出的声音吓了付云焯一跳,回头才发现一个女婴从床底探出脑袋好奇地看着她。
  是那对夫妇的孩子吧。
  真是可怜了,本来有个幸福的家庭的,现在却成了孤儿。
  怜爱地抱起坐在地上的孩子,付云焯忽然升起了收养这个孩子的念头。
  两年前,本来还是一个小刑警的她,因为协助省里派来的刑警队抓获了一个逃到镇上的毒贩而升为镇刑警队队长,可是她在那次的抓捕中也受了伤,从此再也没有办法怀上孩子。
  小家伙,就让我当你的妈妈吧。
  点了点女婴的鼻子,付云焯心里想着。
  一定要帮这个小家伙找到杀害她父母的凶手。
  几日后,小镇公安局局长办公室。
  “什么,停止调查那起枪杀案?”付云焯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局长惊讶地道。
  局长弹了弹手里的香烟,看着一脸不愿意的下属开口道,“没错,这是上面下达的意思。”
  “可是,局长。。。”
  “没有可是,从今天开始,停止调查那起案子。”很强硬地打断付云焯的话,局长很不耐烦地挥挥手道,“你可以出去了。”
  “。。。。。。”默默地看了局长一眼,知道事情无法挽回的付云焯默然离开办公室。
  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只有养大那个孩子。
  她去调查过,发现董夜风和陈玉暄还没有去为这个孩子登记户口,唯一可以证明她身份的只有在董家发现的一本相册,上面有一张孩子的照片,背面还写着:宝贝女儿——璇玑。
  看来那个孩子是叫璇玑了,在和丈夫岳随讨论后付云焯正式收养了孩子,并取名为岳璇玑。
  四年后,付云焯被派去省里执行一项任务,却因公去世,爱妻如命的岳随承受不住这种打击,每天都酗酒。
  而这时候的岳璇玑,只有四岁。
  

作者有话要说:耶耶,发新文了,大家撒花。。。




第二章

  夕阳下的江南古镇如此唯美,而在某个小院落里,一群孩子正开心地玩着闹着,跳皮筋,老鹰抓小鸡。。。这是在纷纷攘攘的大城市里所无法见到的。⑧思⑧兔⑧網⑧
  再唯美的画面落到了现实,总会有一点瑕疵,于是,在距离那群孩子不远的地方,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小女孩孤孤单单地看着其他人玩耍,却无法参与进去。
  “你看,那个没人要的家伙又站在那里诶。”某个当小鸡的小男孩扯了扯前面当母鸡的另一个男孩说。
  男孩瞟了小女孩一样,故意很不屑地大声说,“没人要的家伙,管他的呢。”
  小女孩只是站在那里听着,却没有说什么,这样的话对她来说是习以为常的。
  “张正谦,你才是没人要的家伙!!!”小女孩没反应,不代表别人没反应,另一个更小的女孩从一间屋子里出来,叉着腰狠狠瞪着那个名叫张正谦的男孩,一脸愤怒。
  “子涵。。。”小女孩原本很孤单的神色在看到那个刚进来的女孩后一扫而光,有些想要跑过去找她,却在途中被一只伸出的脚绊倒。
  “张正谦,你干什么!”很生气地吼出声来,名叫子涵的女孩连忙跑过去查看小女孩的伤势,在看到渗着血的膝盖后很愤怒地过去狠狠踹了张正谦一脚。
  小女孩完全无视自己受伤的膝盖,只是急急地跑去想要拉子涵,却没有她速度快,于是,在所有人惊诧的眼神中,张正谦很失败地被踹倒在地上。
  “莫子涵,你干嘛总是护着那个没人要的家伙!”愤怒地爬起来扑上去和子涵扭打着,张正谦觉得自己的脸都丢光了,居然被一个四岁的小女孩踹倒。
  而其他小孩,早已吓得跑光了。院子里只剩下扭打着的两个小孩还有那个小女孩。
  “子涵,别打了。。。”小女孩着急地站着一边叫着莫子涵,却没有半点效果,只能看着两个扭打得更加厉害的人哭出来。
  “璇玑,你别哭啊。”看到小女孩哭出来,莫子涵丢下张正谦转身想去哄哭出来的人,却被人从后面扫倒。
  张正谦爬到莫子涵身上压着她不让她起来,嘴巴里恶狠狠地叫着,“你快点求饶,不然我打死你。”
  倔强的挣扎着的莫子涵很不屑地看着那个压在自己身上一脸凶狠大了自己两岁的男孩,一点求饶的意思都没有。
  “那你说,岳璇玑是没人要的家伙,快说!”被莫子涵倔强的模样弄得怒火中烧的张正谦一口咬住那个还在挣扎的人因为挣扎从衣服里露出来的肩膀,直到嘴巴里有了血腥的味道还不放开。
  完全无视张正谦的凶狠,莫子涵只是一心想把张正谦从身上掀开好爬起来,因为她听到岳璇玑的哭声了。手拼命推着身上的人,脚也胡乱踹着,然后,就听到张正谦忽然惨叫一声捂着□倒到一边大哭起来。
  莫子涵连忙爬起来跑到岳璇玑的身边扯了扯那个大哭着的小人儿的衣袖道,“璇玑璇玑,不哭了好不好?”
  岳璇玑抱住小小的莫子涵哭得越来越伤心。
  从前只有爸爸妈妈疼自己,后来妈妈去世了爸爸就不管她了,她每天都自己一个人呆在家里,直到两年前搬来了一户邻居这样的状况才好些。
  搬来的莫叔叔和莫阿姨总是会拿好吃的给她吃,最重要的是小子涵好可爱,每天都和自己玩,虽然总是不叫她姐姐,可是她已经很开心了。
  只是因为爸爸是画家,才四岁的莫子涵又在绘画方面表现出不一般的天赋,所以她爸爸便开始要求她学画,每天还得练习画画,直接后果就是莫子涵再也不能无时无刻都陪在岳璇玑身边。
  岳璇玑哭着哭着忽然发现原本很凶狠的张正谦也在大哭着,小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眨着眼睛扯着莫子涵的手问道,“他为什么哭啊?”
  “唔。。。”怪异地看了一眼哭得正伤心的张正谦,莫子涵抬手挠了挠脸颊也很纳闷地说,“我也不知道啊,刚刚好像踹到一个软软的东西。。。管他的呢,璇玑,妈妈买了麦芽糖哦,我们去吃吧。”
  满怀期待地看着擦干了泪水的岳璇玑,莫子涵手轻摇着那扯着自己的手。
  “嗯。”乖乖地点点头,岳璇玑任由比自己矮了许多的莫子涵牵着手朝屋子里走去。
  “妈妈,我把璇玑带回来了哦。”进了屋子就很开心地叫着,莫子涵拉着岳璇玑的手坐在沙发上然后拿了颗草莓很献宝地放到岳璇玑嘴边看着她吃下去。
  端着麦芽糖从厨房里走出来的连锦蓉在看到这一幕后轻笑着摇了摇头,自家女儿对璇玑还真是好呢。
  把麦芽糖放到桌上,连锦蓉看到莫子涵刚换了不久的衣服上满是灰尘,额头上也都是汗,再看看岳璇玑有些红肿的眼睛,忽然冷下脸,“子涵,你又打架了?”
  拿着妈妈拿出来的筷子弄了块麦芽糖递给岳璇玑,莫子涵撅着嘴巴告状着,“那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