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医生一生何求》作者:锦竹

节节节 上傳於:2016-06-22  大小:380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医生,一生何求》 作者:锦竹 (17,5271)

简介:【都市情缘 青梅竹马 春风一度 别后重逢 情有独钟 高干】
男主:宋安辰【深情专一型,霸道腹黑型】
女主:叶一生【后知后觉型,天然呆型】
配角:林若涵,言珩,禾晋,赵吉祥,小桌子,罗洛施,言琰,Judy
风格:正剧
结局:喜

叶一生是那种不自信的女人,她爱的人太优秀,她不敢去追求。当优秀的第三者出现,她只会懦弱地让出。可总会有那么一种优秀的男人,万花丛中片叶不沾,只执着于一个女人。很庆幸,叶一生遇见这样的男人。她要的太少,他却爱得太深。

【文案】

第一次,她吃了他,她跑了;
第二次他吃了她,去民政局了。
———————场景——————————
“医生,一生何求?”
一生娇滴滴地道:“跟着宋安辰走,有肉吃~”
一脚踹飞,“我问的是宋医生。”
“脱光她的衣服,换上婚纱。”
一生可怜兮兮地哭诉:“你脱了两次。”
“……”
(高干正剧,肿瘤外科医生竹马与小护士青梅的重逢后爱……)


宋安辰关键词:肿瘤外科医生,腹黑+深情
叶一生关键词:护士,不自信,其实内心可以很勇敢


§番外:【外遇】【宝宝】


*********************************************************

正文:



Chapter.1 重逢~

  叶一生还是回到了原来的城市,那是生她养她给她留下许多回忆的南方城市。她在外地逗留了六年,护理本科学制五年,在外流浪了一年。

  她一下飞机,便直奔A市的第四监区。如果不是父亲出狱,她定当不会再回到这座城市。她打的到了第四监区,四处张望,也未见到一个人出来。她抬起手看了看手表,此时才早晨七点左右,想必不会那么早。
 
  她放下手中的行李,坐在监区门口,翘首企盼着。她不禁地挠了挠蓬松的乱发,打了个哈欠,样子看上去既颓废又疲惫。父亲原本是政府官员,贪污被抓,判了六年徒刑,那年她正好高三,现在回想起来,不禁莞尔,那年父亲被抓,母亲自杀,而她又是怎么熬过来的?连她自己都不记得了。
  
  “叶一生!”背后突然有人唤她。这声音……

  她立即僵硬起来,背后传来关车门的声音,还有踏实的踏步声。她眼一闭,万万想不到,方一来故居便遇上了她最不想遇见的故人。
  
  她转身而笑:“好久不见,宋安辰!”
 
  六年时光荏苒,儿时的他有一双干净通透的眼眸还有连女人都羡慕的白皙皮肤,父亲总是笑他长得比女孩都好看。可不是,从幼稚园到高中,他那张祸水脸总让他烦不胜烦,情书满天飞,校草冠名一顶就是毕业。
 
  眼前这个男人依旧拥有令人发指的好皮肤,样子依旧清秀不已,书生气息满分。
 
  宋安辰对她笑了笑,帮她拿起行李,对她道:“伯父今天早晨五点多就释放了,现在在我父亲家,我是来接你的。我想你懂,你玩失踪整整六年。”

  一生愣怔一下,自动忽略他最后一句,道:“谢谢。”

  宋安辰对她一笑,提着她的行李往后备箱里放。一生瞄了一眼车子,居然是宾利?她自嘲地笑了笑,跟着上了车。他这个竹马,早与她处在两个世界。她会为了便宜五毛钱的鸡蛋去排长达一个小时的队;她从来不去高档店里买衣服,穿的也只是地摊货;五年来的学费也是自己辛苦打工挣来的钱。她现在都不知社会上等人的滋味是如何。一身的寒碜坐在宾利车上,显得如此格格不入。
  
  “我听说伯父今天早晨五点放出来,就抽空来接他。我没想到你会回来。”宋安辰一边开车,一边对她道,目光一直盯着前方。
  
  一生略显尴尬地捋着额前的刘海,“爸爸出狱,我怎会不来?”她干笑两下,“谢谢你这些年帮我照顾我爸爸。”
 
  宋安辰不再接话,目光一直盯着前方,看似开车极其认真的样子。当开到一盏红灯下,他停了车,从一旁小匣子里抽出一支烟,点燃抽了起来。他打开车窗,对着车窗吐纳,英挺的侧脸看去,极其优雅而忧郁。

  他学会了抽烟?一生有些惊讶。当年读书那会儿,班里有人开始学会抽烟,一生那时觉得会抽烟的男人很酷,宋安辰却不甚反感说,“吸烟有害健康,他们这是在慢性自杀,懂得健康长寿,就不该抽烟。”而一向懂得健康长寿的宋安辰却抽起烟来。

  一缕烟飘入一生的鼻子里,她不甚敏[gǎn]地咳嗽几声,面对车外的宋安辰掐灭了烟头,转头看向她,“不好意思。”

  此时红灯倒计时,宋安辰开始启动车子。
 
  车上又开始了凝固般的安静,一生想缓解一下气氛,对宋安辰道:“你现在是什么工作?”

  宋安辰握住方向盘的手明显颤了一颤,“今年刚上医院实习。”

  一生愣怔一下,“你考A医大了?”
 
  “嗯。”宋安辰微微点头。一生顿时说不出话来,讪讪歪头看向别处,开始心不在焉。A医大是她从小梦寐以求的学校,当年读书之时,天天对宋安辰抱怨自己成绩为什么上不去,叫这个成绩一向第一的宋安辰送点分给她。不过,她记得宋安辰当时想学经济贸易,接他母亲的事业。
  
  “叶一生。”宋安辰这时开了口。一生浑身一抖,毫无防备地吓了一跳。她最怕有人叫她,尤其是宋安辰。
 
  “你吃饭没?”
  
  “啊!”一生不想他会问这些,她忙不迭地点头,“吃了,吃了。”其动作极其夸张,好似在强烈的证明自己吃了。
  
  “那你陪我吃个饭吧,早晨接完伯父,又去等你,还来不及吃饭。”

  她还未反应过来,宋安辰的车子便突然转个弯,进入另一个车道。一生吓了一跳,转头望向宋安辰,他依旧很认真地去开车,一丝不马虎的样子。
 
  她发现六年不见,当初一向温情的王子变了许多,让她看不透,也不明白。

  宋安辰带她来到一家小吃馆,与他一身装扮显得格格不入。她认得这条街,那是高中回家必经的一条小吃街。当年的他们常常在此吃早点,有时她贪吃时间吃得长,便会迟到,害的宋安辰陪她一起在门口罚站。
 
  而那段快乐,两小无猜的岁月,戛然而止于高一。她掐断自己的回忆,不再去想象,她六年前离开这里时,便不断地提醒自己,忘记过去,忘记关于宋安辰的一切。
 
  他们方一进小吃馆,还未坐下,一位大妈便走过来,笑眯眯地对宋安辰道,“小宋来了啊。”大妈目光望向一生,有些愣怔,“这是你女朋友?”

  一生抬眼看向大妈,她认得这位大妈,是名寡妇,一个人经营这家小吃馆,姓张。一生有礼貌地对她笑道,“张阿姨,我是一生,你记得吗?”
  
  张阿姨吃惊地张了张嘴,“呀,一生啊。”张阿姨立即托出一把椅子坐了下来,“好些年没见到你了,小宋说你读大学去了,怎么放寒暑假也不回来?”
  
  一生道:“学业忙,离家太远,懒得回来了。这不,我不是回来了吗?”
  张阿姨呵呵笑了笑,“养了长发都不认得你了,越来越漂亮了。”│思│兔│網│文│檔│下│載│與│在│線│閱│讀│

  一生跟着一笑,不禁摸摸自己养了几年的长发。其实从小她一直是长发。自高中那年便把头发剪成短发。她一直偏爱长发,只是不会扎头发,母亲生病无法再帮她扎,她只好剪去那头长发。

  张阿姨又道:“一生想吃些什么吗?”

  一生当时本想说吃张阿姨亲自下厨做的炒年糕的,可宋安辰却帮她回答,“她吃过了,给我来一份炒年糕吧,顺便打包一份。”
  
  “啊,这样啊,好的,稍等会儿。”
  
  一生是欲哭无泪啊。待到年糕上来,一生只能眼巴巴地望着宋安辰悠哉悠哉地吃着她曾经最爱吃的炒年糕。吃完以后,宋安辰提着另一份走了出去,一生只好跟在身后望眼欲穿地看着那个袋子。

  “一生啊!”张阿姨突然从身后跑了出来,递给她一本小本子,“这是你当年落下的,本想叫小宋还给你,他非要我亲手给你,说你一定会来。”

  一生呆呆凝望着那本小本子,一时呼吸不上来。她当年遗落的日记本。她踌躇地伸出手,拿起来对张阿姨道:“谢谢张阿姨。”

  张阿姨摆摆手,一生点头钻进了车子里。
 
  一生有些焦躁来回抚摸着手里的日记本,她清楚明白那日记里面写了些什么,她不敢保证接触过这本日记的宋安辰有没有看过?倘若要是看见了,她坚守六年的秘密不就……

  她深吸一口气,转脸对开车的宋安辰问:“你看过这本日记没?”

  宋安辰轻描淡写地瞄了一眼她手中的本子,“没有。”

  她顿时放下了心。

  ***

  宋安辰的父亲宋正与一生的父亲叶天明是战友,一起分配到这个城市扎根,宋安辰的父亲当年是土地局局长,一生的父亲为国税局局长,两人一直是同起同步,两家的关系也一直如同一家。直到发生了贪污案,一生的父亲被抓,两家才断了联系。

  宋安辰家境富裕,不是他父亲带给他的,而是他的母亲。他母亲与他父亲离异以后跟了老外,相当有钱又大方的法国男人。他父母离异之时,宋安辰刚上高一,本是要跟他母亲,可一切出国手续办好后,他又变卦了。谁也不知这孩子想什么。

  可偏偏一生知道。是她一直抓着宋安辰的手,叫他别走,求他留下来。宋安辰最见不得女生哭,不甚情愿地留了下来。

  一生现在回想,总是感慨一些物是人非。彼时的他们,真是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

  车在凤山小区停了下来,宋安辰侧身对一生道:“你先站在这等我,我先把车停到车库里。”

  一生点点头,下车看着他把车开走。她抬眼望去,依旧是这个老宅子,如今硬件设施已翻修加新,只是这楼,还是当年那模样。
 
  宋安辰走了过来,经过她身边,“走吧。”自己便先行一步。

  一生抿了抿嘴,苦笑跟了上去。上了三楼,一生不禁地看了看对面的那扇门,那是她曾经的家。宋安辰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这房子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